新闻中心

今麦郎“二公子”或成莱茵体育实控人?
发布时间:2019-10-17 11:17:20来源:ballbet-ballbet贝博体育-ballbet官网点击:121

  从“弹面神话”到“折戟”饮料

  今麦郎的前身是华龙面业,华龙方便面的崛起得益于其“农村包围城市”的市场战略。据媒体公开报道,上世纪90年代,范现国对当时国内的方便面市场研究发现,“康师傅”、“统一”已经占据了城市方便面市场的大半江山,而面向广大农村消费者的中档、低价位方便面市场却仍存在大面积的市场空白。

  虽然有1200多家小企业的低档产品在市场上“殊死拼杀”,但这些产品大多质量低、无品牌知名度。瞄准农村市场后,范现国就近取材,推出了华龙方便面,成本优势、调料加工和低价位使得华龙面迅速占据农村市场的份额,并一举拿下河北、山西省方便面销量第一的位置。

  2002年、2003年,华龙面业确定品牌升级和战略转型,推出了今麦郎弹面。公开资料显示,2002年,今麦郎弹面在北京、上海等样板市场正式上市,短短一年内销售额达近亿元,成为与康师傅、统一相抗衡的新产品力量。

  以独特口感为主打的今麦郎弹面一经推出便受到市场欢迎,占据了华龙面业20%的销售额。同时,今麦郎还请来张卫健代言,并在央视等重要平台推出广告,让许多人都记住了张卫健的那句“弹得好,弹得妙,弹得味道呱呱叫”。对彼时的方便面市场而言,弹面的出现可以说是一场颠覆性的创新,搅动了以“康、统”为天下的方便面市场格局。

  或许是华龙面和今麦郎弹面的快速成功让范现国信心倍增,2006年,今麦郎开始进军饮料行业。自此,今麦郎也开启了战略迷失之路。

  彼时,今麦郎投资有限公司与统一企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了今麦郎饮品股份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达到9.92亿元,主要从事饮料产品研发、生产和销售。

  在北京钓鱼台国宾馆举行的今麦郎饮品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新闻发布会上,范现国用豪言壮语描绘了今麦郎“饮料帝国”的前景:“我们要进入矿物质水和茶饮料行业,饮品要实现10亿的销售额,并在三年内拿下茶饮料20%市场份额;以后我们还将继续开发纯果汁等多种产品……”

  不过,今麦郎立下的目标还未实现,与统一的合作就出现了“意外”。2012年12月,统一发布公告称,为改善公司资产利用率,公司正与多名潜在买家进行磋商,建议出售今麦郎饮品近48%的股权。这则公告一度引起市场热议。

  2006~2012年,今麦郎推出的各种矿物质水、茶饮料、冰糖雪梨、果汁、酸梅汤等饮品并未在饮料市场“激起浪花”,全国各区域的业绩表现也不尽如人意。期间,今麦郎还多次被曝出产品质量问题:2009年,其酸梅汤被江苏省质监部门检出“质量事件”;2010年,酸梅汤产品“又因透明液体,有沉淀物”而被注明“不合格”。

  事实上,当时的饮料行业竞争已经异常激烈,AC尼尔森的数据显示,在2012年,国内茶饮市场位列前四的分别是康师傅、统一、娃哈哈、可口可乐,其销售额市场占比分别是41.3%、30.4%、14.5%和2%;果汁市场居市场占有率前五位的分别是可口可乐、统一、康师傅、娃哈哈、汇源,其中汇源的市场占比仅为4.6%。加上彼时中国饮料市场总体景气度出现下滑,今麦郎想分一杯羹并不容易。

  

  图片来源:摄图网

  欲谋求在资本市场的发展

  “折戟”饮料市场后,今麦郎的业务经营逐渐出现困难。2015年11月,日清食品向今麦郎投资出售今麦郎股权,包括今麦郎纸品14.93%股权、今麦郎食品14.93%股权、今麦郎面品14.29%股权。2016年5月,今麦郎饮品引进“亚洲最大独立私募基金”骏麒资本,统一正式退出,不再持有今麦郎饮品任何股权及权益。

  今麦郎方面对媒体表示是因为在公司谋求资本动力、走向资本市场的过程中,与股东统一产生“同业竞争”而受到制约,双方经友好协商,统一正式退出。今麦郎官网消息称“骏麒资本的进入,标志着今麦郎饮品向资本市场成功迈出第一步”。

  今麦郎登陆资本市场的计划很快付诸行动。据《华夏时报》报道,2017年6月,今麦郎运营中心证券部组织了今麦郎面品有限公司上市启动会,范现国与选定承办今麦郎IPO项目的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国枫律师事务所及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相关人士一同现身该会议。

  在今麦郎透露IPO计划后,业界纷纷对其盈利能力表示担忧。日清食品在“清仓”今麦郎时承担亏损约8500万港元,彼时其表示,清仓今麦郎符合公司的最佳利益。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大陆方便面总产量362.49亿份,较去年下跌8.54%;销售额490.91亿元,较去年下跌6.75%。而同一年,今麦郎的销售额下滑48.18%,销售量下滑37.7%。在整体业务上,今麦郎还高度依赖于面品,2017年今麦郎总体营收达200亿元,其中面品的销售额远超饮品。

  自2017年今麦郎透露谋求资本市场发展计划后,不知何故其IPO之路突然沉寂。1月25日,《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并未在今麦郎饮品的股东信息和投资方中发现骏麒资本,而骏麒资本的“关联企业”和“对外投资”中,也并无今麦郎的身影。

  此外,启信宝信息显示,今麦郎投资有限公司曾在2016年10月12日被列入“经营异常”,原因是“公示企业信息隐瞒真实情况、弄虚作假”,但已在当年11月被从名录中移出。该公司的经营范围为“对方便面、面粉、挂面、饮品、调味品加工业的投资”。

  1月28日,记者向今麦郎了解IPO相关进展以及与骏麒资本的合作情况,今麦郎品牌管理中心回应称,资本层面运作是集团的战略考虑,关于IPO进程集团暂无对外披露的计划。

  中国食品产业分析师朱丹蓬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国家对于IPO的审查制度趋于严格,今麦郎目前的体量以及利润可能达不到IPO的门槛。在朱丹蓬看来,虽然2017年今麦郎的面食业务有所增长,但增长的原因主要在于其吃掉了“白象”以及一些杂牌公司的市场份额,“未来今麦郎将很难再有增长空间”。

  如果即将成为上市公司莱茵体育的实控人范明科与今麦郎“二公子”为同一人,那么今麦郎后续在资本市场上的动作会如何?《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将持续关注。

  来源:每经网